河北十一选五邵氏闹鬼背后并没有那么简单

  稍有常识的��友都知道,香港这个地方是江湖地,鱼龙混杂。有很多的都市传说。

  像什么:高街鬼屋、辫子姑娘、九龙城寨叉烧饭、大头怪婴、屯门公路啦,很多很多。

  对此话题感兴趣,推荐大家有空��️看看这本书:《香港都市传说》,很顶,京东有卖。

  邵氏影业是香港最牛的电影、电视制作公司。大家耳熟能详的大港星、大导演、经典港片,很多都是邵氏出品。

  邵氏有多牛,咱就不展开讲了,太多了。��友只需记住大名鼎鼎的邵氏的大标志:SB就OK了,所谓:邵氏出品,必属精品。

  但是就这么金光闪闪的邵氏集团,从上世纪六十年代就有闹鬼传闻,而且多到离谱:

  1.厕所里的奶茶婆婆:在邵氏6号厂女厕,人们在蹲坑的时候,会听见有个老太太敲门:“你要不要喝奶茶啊?”(你飲唔飲奶茶呀?),但是打开门什么也没有。

  2.还是这个6号厂女厕,特别有名,女演员都怕。轻易不去,当年作为新人的滕丽名去了,然后洗手时看到自己身影出现在别的镜子里。��们能理解啥意思吗……

  4.翁美玲戏服事件:关于翁美玲的故事特别多。苹果日报报道,大约在九十年代,有个女演员拍古装戏时,突然呆滞无反应了,全身发抖,片场人员吓坏了,把女演员戏服一脱,发现衣服里面写着几个字:「天师执位翁美玲」。自此所有已故艺员穿过的戏服都会被销毁。

  如果��们说上面的故事特像地摊小报,那么邵氏宿舍闹鬼可是证人颇多、出处扎实。

  比如大导演李翰祥在回忆录里说:邵氏影城的第二宿舍,忽然传出闹鬼的新闻,宿舍里的人们个个谈鬼色变,有几位女明星居然吓得几夜没回家。

  在1972年出版的《银幕千秋》一书中,作者刘晴也肯定到:七十年代的时候,邵氏宿舍闹鬼,人尽皆知,有人说是一个女鬼,有人说绝不止一个……

  再一个证据,李修贤大哥够稳重了吧,他公开聊过邵氏宿舍闹鬼事件。视频在此⬇️

  最著名的是,1966年8月28日,邵氏年仅21岁的女星李婷,在员工宿舍3座102室洗手间上吊自杀。

  死者李婷只是邵氏一位小演员,出生于北平,长相甜美,性格柔和。在邵氏一直不算大红大紫,在邵氏电影里经常扮演那些逆来顺受、被欺负的弱质女子,命运大都十分不幸。

  她的实际人生也很不顺,她是小演员,收入不高,月薪1000元,而且家庭贫困,父亲李书堂病重无钱医治。

  所以她很着急弄钱。当时有个富商要跟她订婚,富商很大方,直接给了李婷20万元礼金。

  李婷拿出2万元给父亲治病,还余下18万元,她借给了和她关系亲近的导演秦剑。请注意当时的18万港币可是大钱。

  秦剑是邵氏的大咖导演,一手发掘了李小龙,捧红谢贤,曾是香港电影粤语片时代票房最高的导演,但是此人好赌成性。

  小演员和大导演之间,感觉有点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秦剑从李婷手里拿到18万转头就去赌马,结果将钱输得干干净净。

  李婷得知后很受打击,于邵氏宿舍悬梁自尽。只给父亲留了一张纸条:亲爱的爸爸你好好活下去。

  李婷的自杀方式在当时看来是十分不解的,因为她既不是服安眠药自杀也不是服毒自杀,而是上吊自杀的,死状甚是恐怖。目击者称,李婷死装相当凄惨:披头散发,眼球突出,舌头长伸,惨不忍睹,

  当时第一个到达现场的是编剧丁善玺。邵氏为李婷出钱治丧,公司内却无人愿意为一个非亲非故的人办理后事。幸得丁善玺为其打点后事,领死亡证、买棺材山地、造车头照片等一切,当时连送殡队伍也只有他和几个年老清洁杂工。

  接着更离谱和恐怖的事情出现了,大约在李婷死了两年后,曾欠她钱不还的秦剑也在邵氏宿舍上吊身亡。李婷自杀在一楼,而秦剑上吊在四楼。

  有人分析他是因为婚姻失败、事业停滞和赌债高筑才自杀的,但他为什么选在邵氏宿舍?又为什么以同样的方式自杀?nobody know。

  女明星、大导演接连在宿舍上吊自杀,生前命这么苦,死得也不安生,加上香江根深蒂固的迷信氛围,于是性质就微妙起来,其实这就跟每个大学总有一条保研路和紧闭的女厕所差不多。

  再比如帮李婷料理后事的丁善玺,传说李婷的鬼魂曾跪谢了一夜,令丁善玺颇为感动。所以在1989年,丁以李婷为原型拍了一部《飞越阴阳界》,“女鬼专业户”王祖贤主演。

  讲一个意外吊死在酒店套房内的女明星,由于生前事业未成,灵魂来到一直暗恋她的摄影师少凯的梦中,要求他帮助自己“还魂”。

  在李婷、秦剑之外,邵氏公司发生了一连串自杀事件。名单很长:林黛、林凤、白小曼、洪波、杜鹃、李允中等等。

  李碧华(《霸王别姬》、《青蛇》原著作者)在《胭脂扣》最后几章里,经由如花之口,提到过邵氏女星的悲凉:“在苦等十二少的路上,我碰到不少赶着投胎的女人,她们都是自杀的……差不多都是邵氏女明星。”

  《胭脂扣》里提到的这几位,很多人看名字估计觉得一脸问号,什么山顶洞人远古始祖?

  实际上这里面有三位是邵氏当时最重量级巨星,巅峰时期不输后面90年代大火的四大花旦王祖贤、关之琳、张曼玉、钟楚红。

  林黛本人天真活泼,是朵娇花。她是邵氏初开影城时,重金从敌手电懋公司挖角过来的,与李丽华是邵氏两大台柱。

  林黛曾以《金莲花》、《貂蝉》、《千娇百媚》、《不了情》四度获亚洲影后,在邵氏明星的地位高高在上,是香港最红的女星。

  她因为和李丽华抢男人失败,下嫁给一个叫龙绳勋的公子哥儿,此人是花花公子,喜欢出入风月场所。

  林黛闹过好几次自杀,最后一次吃安眠药还开瓦斯,结果真的香消玉殒。林黛的遗容,是好友乐蒂化的妆,没想到乐蒂也以自杀结束生命。

  乐蒂也是邵氏从别的公司挖角来的,李翰祥导演的经典恐怖片《倩女幽魂》,她演女鬼大受欢迎,奠定之后大家追捧古典美人的基础。

  然而李翰祥的超级大作《梁山伯与祝英台》让新人凌波大红,在台北宣传时甚至要大批保镖护航。

  乐蒂心里郁闷,跳槽到电懋,但是事业依旧没有好转,在与喜剧男星陈厚离婚后,她也服安眠药自杀了。

  至于第三位白小曼,她比较特殊。三级艳星出身,也是被李翰祥一手挖掘,白小曼这个艺名还是李翰祥用民国名媛陆小曼的名字帮她改的。

  在李翰祥的回忆录《三十年戏说从头》里,关于白小曼的描写整整有二十多页。她在邵氏出演的第一部电影就是李翰祥执导的《声色犬马》,以傲人的三围:36、24、36一脱而红。

  李翰祥大赞她是“林黛以后最大的发现”,更安排她在下部电影《港澳传奇》出演女主角,指定她在筹拍的清宫大片《倾国倾城》及《瀛台泣血》中饰演珍妃。

  邵逸夫对她也是非常喜欢,赞为未来的天王巨星,与她签了五年长约,给白小曼的月薪高达五千元,据说是当年邵氏女星的最高级别。

  死因众说纷纭,有说是受黑社会迫害下药,有说是与母亲撕逼,还有不少香港报刊归咎为邵氏公司和李翰祥之罪。

  李翰祥为此特意发出声明:“白小曼的死与邵氏公司以致香港的电影界没有半点关系。她的死与她的家庭背景有关,而她的母亲应负全责。”

  不过在白小曼留给母亲的遗书上写道:妈,我永远的爱您!我吃了好多!我开始了!可是我要喊,我死也不安乐。我要叫出来!妈!我好苦哦!

  杜鹃曾于1964年拿下金马女配,之后嫁给了九龙巴士公司的雷公子,此人也是花花公子。

  两人离婚后,杜鹃常常和女性朋友一醉方休。1969年,杜鹃与一名女服装设计师在同一张床上自杀。

  全部看下来,无论是谁,这些女明星都是一夜之间蹿红,成了明星,但又无力应付坎坷命运,自杀身亡的时候都年纪轻轻。

  一般来说,女明星自杀,总会被冠上一个感情问题的由头,而这种桃色新闻往往掩盖了源头。

  因为在六七十年代的香港社会,贫富差距巨大,充斥着劫匪、贫穷、难民,黄赌毒泛滥,,著名的四大探长和跛豪就出自这个时期。

  在一次访谈中王晶谈到70年代的香港,“好像出生在这个世界上的第一天起世界就是如此,人们也很习惯,不感觉有什么特别不妥——生活是很具体的,具体到没什么对错可言”。

  而这些女演员,看似风光,其实是纯粹的工具人,必须紧紧依附于电影公司赚钱。红得也快,被代替得也快。

  庞大的邵氏帝国向来不缺前仆后继的漂亮女人。邵氏对女演员有多宠爱就有多苛刻,给你华服加身和镁光灯照耀,也给了你镜花水月的短暂泡影。

  当时邵氏的策略是从十几岁就挖掘女星,当她接近 30岁时使用寿命就差不多到了:容貌不复从前,遭到观众的厌弃时,大公司就改捧新人。

  她们更像是放在架子上的凤梨罐头,任人挑选,有赏味期限,压根不会像金城武的愿望里说的那样“一万年都不会过期”。

  像李丽华那样圆满过完一生的是极极极少数,大多数都只落得一句“如梦如幻月,若即若离花”。

  被尊称为一声“东方好莱坞”的邵氏是伟大的,而伟大之下究竟隐匿了多少女明星的悲惨往事,恐怕已经无人知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