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会做剪辑的外卖员不是好网红

  白天,他是一名身穿制服、头戴“涡轮增鸭”玩偶头盔,穿行长沙街头的外卖员;晚上,他化身为视频弹幕网站哔哩哔哩(以下简称B站)上一名人气短视频制作者(UP主)。无论是送外卖途中的有趣见闻,还是去二次元主题餐厅探店的生活日常,都会赢得一票粉丝点赞叫好。10月28日,记者在工作室见到了吴君。(扫报眉二维码,看吴君工作视频)

  “骑上我心爱的小摩托,它永远不会堵车……”10月27日,吴君静坐在电脑前一遍遍按下键盘上的空格键,仔细检查着视频中的字幕、背景音乐和转场画面。于是,近两小时的视频素材被压缩成3分27秒,他在B站上传了一条题为《送外卖遇到粉丝》的原创视频,12个小时后,视频播放量达到6.3万次。

  吴君的外卖视频中没有对话和情节,观众只能通过固定在吴君头盔上的GoPro相机,扫视着长沙涉外经济学院周边5公里的街景和两只螺旋桨迎风旋转的小黄鸭玩偶。每当背景音乐《骑着我心爱的小摩托》响起,“先嘟为敬”、“快按小黄鸭”等有趣的弹幕(由网友输入,会在网络视频播放过程中弹出的评论性字幕)便会占满整个屏幕。

  当吴君开始爬楼梯,弹幕中有人留言:按住“空格”进行翻越;当他因订单临近超时加速奔跑时,有人留言:我刚刚按住shift发动了疾跑功能;当观众问起后尾箱中空瓶的用处,老粉会帮他回答:这是固定餐食的……吴君认为,粉丝不仅是视频观众,更是陪着他打怪升级的内容参与者。

  2017年10月,20岁的吴君从老家广东汕尾来到长沙,成为一名点我达平台外卖员。

  “一开始,送外卖是主职,平均月收入四五千元。今年4月,B站发起‘聊聊我的职业’视频投稿活动,我试着拍摄送外卖的内容,剪辑后发在个人主页,结果,火了。”吴君说。

  吴君的视频剪辑是自学的。时隔半年,他仍清晰地记得那些飞速涨粉的片段,“4月22日,上传的第四期视频上了推荐页,日均播放量从之前的2万飙到20万,同时在线个月,吴君在B站发布了153个视频,视频总播放量超过1100万。作为一名拥有12.7万粉丝的UP主,他不在送餐途中闯红灯,顾客开门接餐时会下意识低头,“保护顾客隐私,遵守交通规则,给粉丝做榜样。”

  吴君告诉记者,送外卖并没有网友想象中那般轻松,尤其是送完之后还要制作成短视频,那就更要花心思了。想给观众提供画面清晰、河北十一选五制作优良的视频内容,他自费近万元购买了GoPro相机、十余只小黄鸭玩偶等装备,还定期学习视频剪辑手法。对自己的外型和装备都很讲究的吴君,一出门就化身“整条街最靓的崽”。

  “你看我这个铝合金车尾箱,是花1300元定制的,人家的外卖箱都只要200元。”吴君说。

  成为10万级UP主6个月后,吴君的作品播放量开始下滑。“视频播放量一直停在七八千,粉丝数3个月没涨了。一方面,网友总是看我送外卖,确实看腻了;另一方面,B站上其他送外卖的UP主在成倍增加。”

  对吴君来说,不会做剪辑的外卖员不是好网红。“不管帅不帅,网友其实都喜欢看脸,接下来我会将镜头对准自己吧。”吴君说,做好视频,记录生活,成为拥有百万粉丝的UP主,是年轻的他孤身闯荡长沙的“小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