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直播一舞剑气动四方(组图)

  南城西平的动漫城,在许多时候都稍显冷清,但你经常能看到一些背着“西洋剑”的大人小孩往里头走别误会,那不是COSPLAY(角色扮演)的爱好者,而是击剑的练习者东莞第一家击剑俱乐部,就藏身于此。

  击剑馆的馆主是位年轻女性,叫李雪怡,她是在朋友的“引诱”下接触了击剑,而后对击剑的热爱一发不可收拾,于是索性当起“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在东莞建了第一家击剑俱乐部。李雪怡这个“吃螃蟹”行为,不经意间也创造了东莞击剑的一个历史:业内人称,这标志着东莞击剑有了“民间力量参与”,开始走向了俱乐部时代。

  对许多人而言,击剑“这么近,那么远”。近的是,我们经常能在偶像剧或是奥运会中看到这个这项运动;远的是,许多人对这项运动了解寥寥,即使有兴趣,也往往不知该去哪里学习。

  以前的李雪怡也是“许多人”中的一员,直到她被好友带着去体验了一回。“我好朋友是五项全能(游泳、击剑、射击、马术和跑步)的练习者,就是他引领我接触了击剑。而后,我就对这项运动产生了非常深厚的兴趣。”李雪怡称,自己的击剑水平仍然“平平”,但对这项运动的热爱却达到“狂热级”,于是去年,她决定把击剑当成自己的事业开办了东莞第一家击剑馆。

  当然,李雪怡开击剑馆并非纯属的“头脑发热”,她看中的是这项优雅运动的前景。“这项运动在东莞还停留在比赛初级的阶段,而在一些发达的城市,比如离我们很近的深圳,却有非常多的练习者,我觉得在东莞也会有越来越多人了解并且爱上这项运动。”李雪怡表示。

  “让越来越多人了解并喜欢击剑”,这同样也是东莞市体校击剑主教练叶青林的愿望。叶青林是东莞击剑的“拓荒者”,2003年初夏,他接到来自东莞的邀请组建击剑队。那一年,5月至7月,叶青林几乎走遍东莞各个镇街,而后建立起了东莞市体校的击剑队。

  “经过这十年的发展,我们的击剑队已经有几十个人,现在塘厦、南城、东城、道滘和茶山等五个镇街,也都建立了击剑网点,这些网点免费教学生击剑,为市体校的击剑队培养后备人才。”

  叶青林更羡慕的是深圳等大城市的击剑氛围。“深圳是没有市体校击剑队的,他们都是由俱乐部培养的。学生把击剑当成自己的兴趣,然后在课余或周末到俱乐部练习,就连省运会,也是俱乐部推选优秀学员,而后深圳市体育局再进行筛选,组成一支精英队伍参加省运会,往往他们的成绩都不错。”叶青林说,“在深圳一家著名击剑俱乐部,学习击剑的会员就有6000多人,整个深圳练习击剑的大概有几万人。”

  叶青林希望东莞也有像深圳那样的氛围,他也希望自己的弟子们能够成为东莞击剑的“希望种子”,他的这两个愿望,正在慢慢实现。

  叶青林的学生、来自石碣的何卓基,目前就在李雪怡的击剑馆中担任教练。1.93米的何卓基高大帅气,2005年开始到市体校练习击剑,随后被省队相中,退役后在深圳一家大型俱乐部任教练,去年李雪怡的击剑馆成立时,便将何卓基“挖”了过来。何卓基目前的学生,大部分是小孩子,也有一些是家长和孩子一起来的。

  学员中的莫先生和儿子就是“父子档”。有一次,莫先生拜访客户时,对方正在练击剑,顺势扔给他一把剑,称“如果能刺到我,咱就把订单签了。”可拿着剑的莫先生连客户的身边都无法靠近。最终莫先生还是与对方签下了订单,也疯狂地爱上了这项运动,连8岁的一下子迷上了。

  随着李雪怡的击剑馆建成,像莫先生父子这种普通击剑爱好者终于找到了“组织”。击剑馆也从一开始的“学习者寥寥”,变成了“练习的人越来越多”。

  与此同时,叶青林也在酝酿着成立东莞市击剑协会,他希望以民间协会的力量来促进东莞击剑的推广。“现在麻涌和厚街也准备成立击剑网点。据我所知,好几个镇街都有老板想尝试开击剑馆,我们希望击剑协会成立之外,把网点和击剑俱乐部连接起来,举办全市性的比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