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法院报

  浙江台州——中国第一家股份制民营企业的诞生地,一座寓意着创新和示范的城市。2011年,在国内外经济局势动荡、劳动力成本上升、融资难等诸多因素的影响下,一股金融寒流来袭。一时间,当地8万余家民营企业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寒冬”之中。

  在市场经济陷入困境之际,台州两级法院“把脉”民营企业发展的最新走向,推出了一系列帮助涉困民营企业的“暖冬”举措。

  企业资金链断裂,厂房全面陷入停产状态,涉及债务纠纷17起,涉案金额达到了2510万余元,个案最高金额600万余元,并且仍将有相关案件涌入法院;私企老板因赌博欠下巨款而携妻出逃,出逃前已转移大量资产,引发百余农民工、债权人聚集厂区,追讨薪资与欠款。

  据不完全统计,仅去年6月至今年4月,台州全市就发生企业资金链断裂事件227起,企业主逃匿事件87起,涉及银行贷款、民间借贷及债务担保近百亿元,其中进入诉讼渠道的案件443件,涉案标的额约15.77亿元。

  今年5月4日,一份由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编写的《涉企信息专报》被送到了市有关部门领导、两级法院院长及相关庭室负责人的案头。这份报告标志着台州中院在保障地方经济平稳发展方面由幕后走向了台前。

  台州中院要求全市法院加强与公安、工商、经贸委、工业局等政府部门的沟通,争取信息资源共享,并主动作为,通过走访企业、司法统计分析等方式,及时让党委、政府及法院掌握当地中小微企业涉困涉诉情况,为领导科学决策提供有力的信息服务。

  “市中院帮扶涉困中小企业行动迅速、措施有力,值得赞赏,值得市级各部门学习。”台州市副市长李跃程对市中院的这一举措予以了充分肯定。

  “梳理提炼清晰、观点对策正确,较好地概括了近年来台州乃至浙江法院依法保障中小微民营企业创业创新、优胜劣汰的主要经验做法及存在的问题。望继续拓展丰富司法实践,取得新经验,做出新贡献,共同谱写浙江法院能动司法新篇章。”近日,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齐奇在《关于台州中小企业涉诉情况及司法应对措施的调研报告》一文上作出批示。

  为提高对涉困企业纠纷的应对水平,台州中院课题组通过走访中小企业、召开座谈会等方式,听取当地政府部门、行业协会、企业家代表的相关情况介绍,并吸纳他们的意见和建议,同时在全市法院范围内相继组织开展了“走访百家企业”问卷调查活动。

  今年春节后上班的第一天,台州市市委书记陈铁雄专程来到台州中院调研中小微企业、民间借贷和担保资金链等问题,他对法院的积极应对措施给予了充分肯定。

  为帮扶中小企业应对目前面临的经营困境、融资困境、转型困境,促进企业平稳健康发展,台州中院出台了《关于为促进我市中小企业平稳健康发展提供有力司法保障的实施意见》,要求全市法院准确把握依法履职与服务大局的关系,着眼帮扶解困、服务转型升级、提升保障能力。

  2月9日至21日,台州中院赴椒江、仙居、临海等地开展“进村入企”大走访活动,先后与浙江永强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浙江新亚迪制药有限公司、台州枫叶船业有限公司、临海先锋科技有限公司等企业的负责人进行了座谈,仔细询问了企业的运营情况及发展创新过程中遇到的司法需求,并详细解答了相关法律问题。

  通过对债务人的债权转让,化解企业与企业之间、企业与个人之间的债务纠纷,这种纠纷化解方式在台州已不是新鲜话题。早在三年前,台州中院妥善处理飞跃集团债务危机的经验做法就得到了浙江高院的肯定。

  2008年,受美国次贷危机等多种因素叠加影响,极具符号意义的飞跃集团陷入财务危机,集团董事长、知名企业家邱继宝跌入创业以来的谷底。

  为妥善化解矛盾,台州中院按照浙江高院的指示,集中管辖涉及飞跃集团的所有案件。

  台州中院充分利用集中管辖的司法政策,尽量适用诉讼调解、执行和解、行政协调、司法重整、股权重组等方式,协同当地党政部门做好解困工作。

  同时,台州中院极力支持优势企业以兼并、重组、控股等方式延伸产业链、增加核心竞争力,力助资产重组后的新飞跃集团在转型升级中“浴火重生”。

  时隔3年,飞跃集团顺利成功转型升级。危机中曾自言“生不如死”的邱继宝,如今谈笑风生。

  今年1月30日,邱继宝参加完全省民营经济万人大会后坦言:“这次大会我最大的收获,就是还要继续稀释股权,继续重组。”

  2009年,通过重组,邱继宝的股份稀释到只有31%,飞跃集团顺利完成了对核心业务的解困。

  “债权转让的做法突破了集中执行案件中普遍存在的‘主债务人资产难处分,连带责任人推责任’的执行瓶颈,为下一步全面清理涉公司债务的积案创造了条件。”台州中院党组成员、执行局局长钟普林总结道。

  台州中院继续做好台州中汽雷克萨斯、隆标集团、德仁集团、浙江善好酒业集团等资金链断裂企业案件处置工作,共办结集中管辖案件52件,依法帮助涉困企业实现重组,获得新生。

  自2011年下半年以来,台州两级法院积极协同党政部门,通过提前介入、适时保全、先予执行等措施,妥善应对天台银象、临海珠光钢构等企业因资金链断裂、停工、倒闭、负责人“跑路”引发的涉案纠纷,成功调处45家企业的债务危机,涉及金额10.74亿元,有力地保证了辖区的经济稳定。

  “在当今社会迅猛发展的形势下,法院应当积极延伸职能作用,实现由单一发展向全方位突破的转变。”这不仅是台州中院党组班子的一致认识,也代表着台州全市法院应对司法工作的信心。

  位于温岭的浙江多乐佳实业有限公司是一家国家级重点农业龙头企业,年产值达2.5亿元,拥有员工800多名,已在筹划上市。

  去年6月以来,该企业因对外担保的其他企业出现资金链断裂、银行提前收贷等情况陷入债务纠纷。于是,渤海银行杭州分行申请法院冻结其银行账户。

  台州中院得知情况后,立即启动重大敏感案件社会稳定风险评估机制。经综合评估,认为若要妥善处理此案,应当对企业“放水养鱼”。

  于是,他们立即向浙江高院汇报,请求上级法院协调处置。目前,经浙江高院依法协调,解除了对该公司的保全措施,缓解了潜在矛盾的激化。

  “我们建立重大敏感案件社会稳定风险评估机制,对于企业非正常关停、资金链断裂或企业主逃匿而引发的各种债务诉讼案件,要根据实际案情,在审理流程中对可能发生影响社会稳定和损害司法公信的各种因素进行预测、分析和评估,从而促使我们选择最正确的处理方式。”台州中院院长丁铧介绍道,“另外,风险评估做出后,法院会及时向政府主管部门、行业协会等社会组织提出司法建议,进行风险提示,以防范潜在风险。”

  对于有挽救希望的企业,台州中院主动介入,并与政府部门联动,积极化解案件。

  浙江海门试压泵厂为一家老国有企业,2003年申请改制,要求全厂300多名职工入股。后因改制未成功,企业陆续退回了其中200多名职工的参股预付款,但尚有91名职工的195万元参股预付款未退。职工代表多次向企业追讨未果,甚至多次组织职工到椒江区政府上访。

  在这批案件的处理过程中,椒江区人民法院主动介入,走访企业和区经贸局,了解事件详情,并分批邀请91名职工沟通协调,召开三方座谈。经协调决定,先由企业先行支付10%参股预付款本金,并尽快付清全部余款和利息。

  对于长期扭亏无望的产能落后型、环境污染型企业或者企业主负债逃匿的歇业倒闭企业,法院引导当事人依法组织清算或通过司法清算方式有序退出市场,尽早拍卖处置、有效盘活其现有资产。

  一步向前延伸司法触角,一步向后妥善化解矛盾。在台州,对于大案、难案的化解渐渐没有了以往的“步步惊心”,而是“步步安心”。